谢池春·残寒销尽熙宁三年(1070)进士

影子是一个会撒谎的精灵,它在虚空中流浪和等待被发现之间;在存在与不存在之间....

您现在的位置是:bet36365体育官网 > 模板分享 > 国外 >

谢池春·残寒销尽熙宁三年(1070)进士

发布时间:2019-06-19 10:13编辑:admin浏览(200)

      争知这里,没私人言语。拨尽火边灰,搅愁肠、飞花舞絮。凭谁子细,说与此时情,欢暂歇,酒微醺,还解相思否。

      眉压横波皱。歌断青青柳。钗遽擘,壶频叩。鬓凄清镜雪,泪涨芳樽酒。难再偶。沈沈梦峡云归后。

      醉乡道稳,常是身偏后。谁谓正欢时,把相思、番成红豆。滔滔不绝,终于总成虚,章台柳。青青否。魂梦空搔首。

      残寒销尽,疏雨过、清明后。花径敛余红,风沼萦新皱。乳燕穿庭户,飞絮沾襟袖。正佳时,仍晚昼。著人味道,真个浓如酒。

      频移带眼,空只恁、厌厌瘦。不睹又斟酌,睹了还仍旧。为问频相睹,何似长相守。天不老,人未偶。且将此恨,分付庭前柳。

      直词云:一弄醒心弦,情正在两山斜叠。弹到前人愁处,有真珠承睫。¤使君来去本无心,歇泪界红颊。自恨老来憎酒,负至极蕉叶。

      深秋院子,残暑全消退。天幕回,云容碎。地偏人罕到,风惨微贱带。初睡起,翩翩戏蝶飞成对。

      渠不改。古有斯人。千载谁能继后尘。东风入手。乐事自应遍地有。与众熙怡。何似幽居独乐时。

      小篷又泛曾行道。这出身、何如去。去了还来知几度。众情山色,有情江水,乐我归无处。

      妆镜分来缺。尘污菱花洁。嘶骑远,鸣机歇。密封书锦字,巧绾香囊结。芳信绝。春风半落梅梢雪。

      生平选胜,到此非容易。弄月与燃犀,漫操心、徒能惊世。争这样际,天意巧相符,须畅饮,庆难逢,莫诉厌厌醉。

      眉压横波皱。歌断青青柳。钗遽擘,壶频叩。鬓凄清镜雪,泪涨芳樽酒。难再偶。沈沈梦峡云归后。

      中众次韵小令,更善于淡语、景语、情语。如“鸳衾半拥空床月”,又如“步懒恰寻床,卧看逛丝到地长”,又如“经常浸手心头熨,受尽无人知处凉”,即置之片玉、漱玉聚积,莫能手足。至若“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,日日思君不睹君,共饮长江水”,真是古乐府俊语矣。

      照影兰缸晕,破户银蟾小。樽正在眼,从谁倒。强铺同处被,愁卸欢时帽。须信道。狂心未歇情难老。

      十年南北感征鸿。恨应同。苦重重。歇把愁怀,容易便书空。只要琴樽堪寄老,除另外,尽蒿蓬。

      万红暄昼。占尽阳间秀。怎生丹青何如绣。宜推萧史伴,消得东阳瘦。垂窄袖。花前镇忆相携久。

      月窗哪里思归鸿。与谁同。意千重。婉思柔情,一朝总成空。似乎么弦犹正在耳,应为我,首如蓬。

      直词云:一弄醒心弦,情正在两山斜叠。弹到前人愁处,有真珠承睫。¤使君来去本无心,歇泪界红颊。自恨老来憎酒,负至极蕉叶。

      霜压晓,月收阴。斗寒深。看尽灯花金鸭冷,卷残衾。卯酒从谁细酌,余香无计重寻。空把夜来相睹梦,写文琴。

      新秋。初雨过,龙团细碾,雪乳浮瓯。问热情哪里,卓殊相留。应念长门赋罢,消渴甚、无物堪酬。情无尽,金扉玉榜,何日许重逛。

      都不醒。鸟倦云飞。两得无心老是归。前人逝矣。往日南窗哪里是。莫负芳华。即是太平寄傲人。

      宝髻慵梳,玉钗斜溜。凭阑目断空回想。薄情何事不返来。谩教折尽庭前柳。 [编辑本段]李之仪词-赏析点评(卜算子):

      一到江南,三逢此夜,举头羞睹婵娟。黯然襟怀,卓殊遣谁宽。特殊清光泼眼,迷滉漾、无计拘拦。天如洗,星河尽掩,全胜异时看。

      万红暄昼。占尽阳间秀。怎生丹青何如绣。宜推萧史伴,消得东阳瘦。垂窄袖。花前镇忆相携久。

      今宵莫惜醉颜红。至极中。且从容。须信欢情,回想似旋风。流浪海角头白也,困难是,再邂逅。

      阑干掐遍等新红。酒频中。恨仓卒。投得花开,还报夜来风。难过春景留不住,又何似,莫邂逅。

      无复伤离缺。共保冰霜洁。连续梦,从今歇。收回书上絮,解尽眉头结。犹未绝。金徽泛处应能雪。

      2013-08-25张开一共李之仪-简介(1038-1117)北宋词人。男,字端叔,自号姑溪居士、姑溪老农。沧州无棣(今行政区划分为河北省盐山县庆云镇、山东省德州市庆云县与山东省滨州市无棣县三一面)人。熙宁三年(1070)进士。哲宗元佑初为枢 庆云李之仪园的汉白玉雕塑密院编修官,通判原州。元佑末从苏轼于定州幕府,夙夜倡酬。元符中监内香药库,御史石豫参劾他曾为苏轼幕僚,弗成能任京官,被停职。徽宗崇宁初提举河东常平。后因冒犯权臣蔡京,除名编管安好州(今安徽当涂)。后遇赦复官,末年就卜居其地。《庆云县志》里记录朝请大夫李之仪等八位庆云籍的名士,供奉于明朝的庆云县城“乡贤祠”内。

      渐融和,开欲遍。密处疑无间。自然标韵,不与群花斗深浅。夕晖波似动,曲水风犹懒。最断魂,弄影无人睹。

      蛾眉亭上,今日交冬至。已报一阳生,更佳雪、因时呈瑞。匀飞密舞,都是散天花,山不睹,水如山,浑正在冰壶里。

      今宵莫惜醉颜红。至极中。且从容。须信欢情,回想似旋风。流浪海角头白也,困难是,再邂逅。

      何难。别来几日,信沈鱼鸟,情满合山。耳边依约,常记巧语绵蛮。聚愁窠、蜂房未密,倾泪眼、海水犹悭。奄更阑。渐移银汉,低泛帘颜。

      青楼薄幸,已分终难偶。寻遍绮罗间,悄无个、眼中翘秀。江南春晓,花发乱莺飞,情渐透。歇辞瘦。果有人相候。

      夕晖杳杳还催暮。练净空吟谢郎句。试祷波神应睹许。帆开风转,事谐心遂,直到来岁雨。

      洗尽秋容天似莹。星稀月淡人初静。策杖萦纡寻远径。披昏暝。堤边犊母闲相并。

      恼人气象雪消时。落梅飞。日初迟。小阁幽窗,时节听黄鹂。新洗头来娇困甚,才试著,夹罗衣。

      深帘静昼。绰约闺房秀。鲜衣楚制非文绣。凝脂肤理腻,削玉腰围瘦。闲舞袖。回身昵语凭肩久。

      雪初销,斗觉寒将变。已报梅梢暖。日边霜外,迤逦枝条自柔嫩。嫩苞匀粉饰,绿萼轻裁剪。隐深心,未许清香散。

      嗟叹谁能会。犹记逢倾盖。情暂遣,心常地。沈沈音信断,冉冉时候改。红日晚,仙山道隔空云海。

      木梨花拂淡燕脂。翠云欹。敛双眉。月浅星深,天淡玉绳低。不道有人肠断也,浑不语,醉如痴。

      中秋才过,又是重阳到。露乍冷,寒将报。绿香摧渚芰,黄密攒庭草。人未老。蓝桥谩促霜砧捣。

      十年南北感征鸿。恨应同。苦重重。歇把愁怀,容易便书空。只要琴樽堪寄老,除另外,尽蒿蓬。

      妆镜分来缺。尘污菱花洁。嘶骑远,鸣机歇。密封书锦字,巧绾香囊结。芳信绝。春风半落梅梢雪。

      泪裛回纹皱。好正在章台柳。洞户隔,凭谁叩。寄声虽有雁,相会难同酒。无计偶。萧萧暮雨黄昏后。

      李之仪词作观赏李之仪这首《卜算子》深得民歌的神气韵味,懂得如话,复叠回环,同时又具有文人词构想新巧。

      嗟叹谁能会。犹记逢倾盖。情暂遣,心常地。沈沈音信断,冉冉时候改。红日晚,仙山道隔空云海。

      金柔火老,欲避几无地。谁借一檐风,锁清香、愔愔清邃。瑶阶珠砌,如膜遇金篦,流水外,落花前,岂是人能致。

      夕晖杳杳还催暮。练净空吟谢郎句。试祷波神应睹许。帆开风转,事谐心遂,直到来岁雨。

      坐久灯花开尽,暗惊风叶,初报霜寒。冉冉时间催暮,颜色非丹。搅回砀、蛩吟似织,留恨意、月彩如摊。惨无欢。篆烟萦素,空转雕盘。

      桐阴未减,单独携芳酎。再弄思前欢,拊金樽、何时似旧。凭谁说与,潘鬓转添霜,飞陇首。云将皱。应念相思久。

      醉乡道稳,常是身偏后。谁谓正欢时,把相思、番成红豆。滔滔不绝,终于总成虚,章台柳。青青否。魂梦空搔首。

      都不醒。鸟倦云飞。两得无心老是归。前人逝矣。往日南窗哪里是。莫负芳华。即是太平寄傲人。

      争知这里,没私人言语。拨尽火边灰,搅愁肠、飞花舞絮。凭谁子细,说与此时情,欢暂歇,酒微醺,还解相思否。

      生平选胜,到此非容易。弄月与燃犀,漫操心、徒能惊世。争这样际,天意巧相符,须畅饮,庆难逢,莫诉厌厌醉。

      擘麟泛玉,乐语皆真类。难过月边人,驾云軿、何方痛速。么弦咽处,空感旧时声,兰易歇,恨偏长,魂断成何事。

      残寒销尽,疏雨过、清明后。花径敛余红,风沼萦新皱。乳燕穿庭户,飞絮沾襟袖。正佳时,仍晚昼。著人味道,真个浓如酒。

      回想芜城旧苑。照旧翠深红浅。春意已无众,斜日满帘飞燕。不睹。不睹。门掩落花院子。

      柔肠寸折。解袂留清血。蓝桥动是经年别。掩门春絮乱,欹枕秋蛩咽。檀篆灭。鸳衾半拥空床月。

      豪占。清雾敛。与闲人登览。¤待月上潮平、波滟滟。塞管轻吹新阿滥。风满槛。历历数、西州更点。

      一到江南,三逢此夜,举头羞睹婵娟。黯然襟怀,卓殊遣谁宽。特殊清光泼眼,迷滉漾、无计拘拦。天如洗,星河尽掩,全胜异时看。

      渠不改。古有斯人。千载谁能继后尘。东风入手。乐事自应遍地有。与众熙怡。何似幽居独乐时。

      回想芜城旧苑。照旧翠深红浅。春意已无众,斜日满帘飞燕。不睹。不睹。门掩落花院子。

      魂欲断,恨难裁。香心歇睹猜。果知何逊是仙才。何妨入梦来。朱唇玉羽,湖湘间谓之倒挂子,岭南谓之梅花使,十仲春半方出。

      可选中1个或众个下面的症结词,搜刮合联材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刮材料”搜刮所有题目。

      花陌千条,珠帘十里,梦中照旧扬州。月斜河汉,曾记醉歌楼。谁赋红绫小砑,因飞絮、天与风致风骚。春常正在,仙源道隔,空自泛渔舟。

      坐久灯花开尽,暗惊风叶,初报霜寒。冉冉时间催暮,颜色非丹。搅回砀、蛩吟似织,留恨意、月彩如摊。惨无欢。篆烟萦素,空转雕盘。

      豪占。清雾敛。与闲人登览。¤待月上潮平、波滟滟。塞管轻吹新阿滥。风满槛。历历数、西州更点。

      三、四两句,往日两句直接引出。江头江尾的万里遥隔,引出了“日日思君不睹君”这一全词的主干;而同住长江之滨,则引出了“共饮长江水”。即使各自寂寞起来看,每一句都不睹出众,但联起来吟味,便觉文字除外别具一段蜜意妙理。这即是两句之间含而未宣、任人领略的那层转移。字面意义浅直:日日思君而不得睹,却又共饮一江之水。深味之下,似可知虽然思而不睹,终于还能共饮长江之水。这“共饮”又相似众少能稍慰相思离隔之恨。词人只淡淡道出“不睹”与“共饮”的到底,隐去它们之间的转移干系的内在,任人臆想吟味,反使词情特殊深婉含蕴。毛晋盛赞这几句为“古乐府俊语”(《姑溪词跋》),可谓一语中的。

      闻道水精宫殿,惠炉薰、珠帘高挂。琼枝半倚,瑶觞更劝,莺娇燕姹。目断魂飞,翠萦红绕,空吟小砑。思返来醉里,鸾篦凤朵,倩何人卸。 蓦山溪(次韵徐明叔)仙人院宇,记得春归后。蜂蝶不堪闲,惹残香、萦纡深透。玉徽指稳,别是大凡情,方永昼。因谁瘦。都为自然秀。

      歇嗟磨折。看取罗巾血。热情且话经年别。庭花番怅望,檐雨同抽泣。明半灭。灯光夜夜众如月。

      李之仪词全集水龙吟(中秋) 晚来轻拂,逛云尽卷,霁色寒相射。银潢半掩,秋毫欲数,显露不夜。玉琯传声,羽衣催舞,此欢难借。凛清辉,但觉圆光罩影,冰壶莹、真无价。 李之仪

      佳丽,还忆否,年时此际,相睹方难。谩红绫偷寄,孤被添寒。何事佳期再睹,翻怅望、重叠合山。返来呵,歇教单独,肠断对聚合。

      “此水几时歇,此恨何时已。”换头仍紧扣长江水,承上“思君不睹”进一步抒写别恨。长江之水,悠悠东流,不明晰什么时刻才气歇止,我方的相思分辩之恨也不明晰什么时刻才气休憩。用“几时歇”、“何时已”云云的口气,一方面证据主观上祈望恨之能已,另一方面又暗透客观上恨之无已。江水永无不流之日,我方的相思间隔之恨也永无销歇之时。此词以祈望恨之能已反透恨之不行已,变民歌、民间词之坦白猛烈为深挚婉曲,变重言错举为简约婉转。

      擘麟泛玉,乐语皆真类。难过月边人,驾云軿、何方痛速。么弦咽处,空感旧时声,兰易歇,恨偏长,魂断成何事。

      举荐于2017-11-28张开一共[编辑本段]李之仪-简介(1038-1117)北宋词人。男,字端叔,自号姑溪居士、姑溪老农。沧州无棣(今行政区划分为河北省盐山县庆云镇、山东省德州市庆云县与山东省滨州市无棣县三一面)人。熙宁三年(1070)进士。哲宗元佑初为枢 庆云李之仪园的汉白玉雕塑密院编修官,通判原州。元佑末从苏轼于定州幕府,夙夜倡酬。元符中监内香药库,御史石豫参劾他曾为苏轼幕僚,弗成能任京官,被停职。徽宗崇宁初提举河东常平。后因冒犯权臣蔡京,除名编管安好州(今安徽当涂)。后遇赦复官,末年就卜居其地。《庆云县志》里记录朝请大夫李之仪等八位庆云籍的名士,供奉于明朝的庆云县城“乡贤祠”内。

      中秋才过,又是重阳到。露乍冷,寒将报。绿香摧渚芰,黄密攒庭草。人未老。蓝桥谩促霜砧捣。

      遥思去舟魂欲凝。一番佳思从谁咏。枯瘠返来如独醒。知何境。沈沈但觉烟村迥。

      佳丽,还忆否,年时此际,相睹方难。谩红绫偷寄,孤被添寒。何事佳期再睹,翻怅望、重叠合山。返来呵,歇教单独,肠断对聚合。

      雪初销,斗觉寒将变。已报梅梢暖。日边霜外,迤逦枝条自柔嫩。嫩苞匀粉饰,绿萼轻裁剪。隐深心,未许清香散。

      霜压晓,月收阴。斗寒深。看尽灯花金鸭冷,卷残衾。卯酒从谁细酌,余香无计重寻。空把夜来相睹梦,写文琴。

      魂欲断,恨难裁。香心歇睹猜。果知何逊是仙才。何妨入梦来。朱唇玉羽,湖湘间谓之倒挂子,岭南谓之梅花使,十仲春半方出。

      照影兰缸晕,破户银蟾小。樽正在眼,从谁倒。强铺同处被,愁卸欢时帽。须信道。狂心未歇情难老。

      李之仪擅长作词,古人称其“众次韵”小令更善于淡语、景语、情语(毛晋《姑溪词跋》)。他很贯注词的特色,曾说“是非句于遣词中最尴尬工,自有一种作风。稍不如格,便觉龃龉。”他责备柳永“韵终不堪”、张先“才缺乏而情足够”,而主睹象晏殊、欧阳修那样“语尽而意不尽,意尽而情不尽”(《跋吴思道小词》)。他的佳作也确能抵达这一央求,如〔卜算子〕:“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。日日思君不睹君,共饮长江水。此水几时歇,此恨何时已。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”决计制语学民歌与古乐府,即景生情,即事喻理;下片借水言情,极为深婉婉转。他曾与秦观、黄庭坚、贺铸等人歌词赠答,古人众将他与这几人并提。但实践上 李之仪书法他的创作收获比起秦观等人有所不足。清人冯煦评阐述“姑溪词长调近柳(永),短调近秦(观),而均有未至”(《宋六十一家词选·例言》),是较为中肯的。

      青楼薄幸,已分终难偶。寻遍绮罗间,悄无个、眼中翘秀。江南春晓,花发乱莺飞,情渐透。歇辞瘦。果有人相候。

      洗尽秋容天似莹。星稀月淡人初静。策杖萦纡寻远径。披昏暝。堤边犊母闲相并。

      花陌千条,珠帘十里,梦中照旧扬州。月斜河汉,曾记醉歌楼。谁赋红绫小砑,因飞絮、天与风致风骚。春常正在,仙源道隔,空自泛渔舟。

      恼人气象雪消时。落梅飞。日初迟。小阁幽窗,时节听黄鹂。新洗头来娇困甚,才试著,夹罗衣。

      何难。别来几日,信沈鱼鸟,情满合山。耳边依约,常记巧语绵蛮。聚愁窠、蜂房未密,倾泪眼、海水犹悭。奄更阑。渐移银汉,低泛帘颜。

      晚来寒甚,密雪穿庭户。如正在广寒宫,惊满目、瑶林琼树。佳丽乘兴,应是得欢众,泛新声,催金盏,别有提防处。

      木梨花拂淡燕脂。翠云欹。敛双眉。月浅星深,天淡玉绳低。不道有人肠断也,浑不语,醉如痴。

      深秋院子,残暑全消退。天幕回,云容碎。地偏人罕到,风惨微贱带。初睡起,翩翩戏蝶飞成对。

      阑干掐遍等新红。酒频中。恨仓卒。投得花开,还报夜来风。难过春景留不住,又何似,莫邂逅。

      频移带眼,空只恁、厌厌瘦。不睹又斟酌,睹了还仍旧。为问频相睹,何似长相守。天不老,人未偶。且将此恨,分付庭前柳。

      李之仪正在当时还以尺简擅名,亦能诗,这两方面的收获都受到苏轼称颂。有《姑溪居士前集》50卷,南宋吴芾守当涂时所编。又《后集》20卷,不知编者,但陈振孙《直斋书录解题》已著录,则亦出宋人之手。今二集俱存。有《四库全书》本、《丛书集成》本。其词另行,《直斋书录解题》录《姑溪词》1卷,有吴氏石莲庵《山左人词》本、毛晋《宋六十名家词》本。 [编辑本段]李之仪词全集水龙吟(中秋) 晚来轻拂,逛云尽卷,霁色寒相射。银潢半掩,秋毫欲数,显露不夜。玉琯传声,羽衣催舞,此欢难借。凛清辉,但觉圆光罩影,冰壶莹、真无价。 李之仪

      新秋。初雨过,龙团细碾,雪乳浮瓯。问热情哪里,卓殊相留。应念长门赋罢,消渴甚、无物堪酬。情无尽,金扉玉榜,何日许重逛。

      深帘静昼。绰约闺房秀。鲜衣楚制非文绣。凝脂肤理腻,削玉腰围瘦。闲舞袖。回身昵语凭肩久。

      歇嗟磨折。看取罗巾血。热情且话经年别。庭花番怅望,檐雨同抽泣。明半灭。灯光夜夜众如月。

      月窗哪里思归鸿。与谁同。意千重。婉思柔情,一朝总成空。似乎么弦犹正在耳,应为我,首如蓬。

      词以长江起兴。发端两句,“我”、“君”对起(李之仪以女性的身份写了此诗),而一住江头,一住江尾,睹两边空间隔绝之悬隔,也暗寓相思之情的悠长。重叠复沓的句式,强化了咏叹的情味,似乎可能感到到主人公蜜意的思念与嗟叹,正在隔中翘首思念的女子气象此山河万里的悠广后台下凸现出来。

      遥思去舟魂欲凝。一番佳思从谁咏。枯瘠返来如独醒。知何境。沈沈但觉烟村迥。

      晚来寒甚,密雪穿庭户。如正在广寒宫,惊满目、瑶林琼树。佳丽乘兴,应是得欢众,泛新声,催金盏,别有提防处。

      蛾眉亭上,今日交冬至。已报一阳生,更佳雪、因时呈瑞。匀飞密舞,都是散天花,山不睹,水如山,浑正在冰壶里。

      小篷又泛曾行道。这出身、何如去。去了还来知几度。众情山色,有情江水,乐我归无处。

      柔肠寸折。解袂留清血。蓝桥动是经年别。掩门春絮乱,欹枕秋蛩咽。檀篆灭。鸳衾半拥空床月。

      无复伤离缺。共保冰霜洁。连续梦,从今歇。收回书上絮,解尽眉头结。犹未绝。金徽泛处应能雪。

      渐融和,开欲遍。密处疑无间。自然标韵,不与群花斗深浅。夕晖波似动,曲水风犹懒。最断魂,弄影无人睹。

      桐阴未减,单独携芳酎。再弄思前欢,拊金樽、何时似旧。凭谁说与,潘鬓转添霜,飞陇首。云将皱。应念相思久。

      泪裛回纹皱。好正在章台柳。洞户隔,凭谁叩。寄声虽有雁,相会难同酒。无计偶。萧萧暮雨黄昏后。

      金柔火老,欲避几无地。谁借一檐风,锁清香、愔愔清邃。瑶阶珠砌,如膜遇金篦,流水外,落花前,岂是人能致。

      闻道水精宫殿,惠炉薰、珠帘高挂。琼枝半倚,瑶觞更劝,莺娇燕姹。目断魂飞,翠萦红绕,空吟小砑。思返来醉里,鸾篦凤朵,倩何人卸。 蓦山溪(次韵徐明叔) /B仙人院宇,记得春归后。蜂蝶不堪闲,惹残香、萦纡深透。玉徽指稳,别是大凡情,方永昼。因谁瘦。都为自然秀。

      写到这里,词人翻出一层新的意蕴:“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”恨之无已,正缘爱之深挚。“我心”既是江水不竭,相思无已,自然也就希冀“君心似我心”,我定不负我相思之意。江头江尾的阻隔即使不行飞越,而两相挚爱的精神却一脉遥通。云云今后,片面的相思便变为两边的期许,无已的别恨便化为长期的相爱与等待。云云,阻隔的两边精神上便获得了永世的津润与欣慰。从“此恨何时已”翻出“定不负相思意”,是豪情的深化与升华。江头江尾的遥隔这里反而成为豪情升华的条款了。